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朝鲜游记

[日期:2008-08-26] 来源:  作者: [字体: ]
我个人认为朝鲜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应该去的一个地方,估计全世界就仅存这样体制的一个国家了,一个表面上的乐土,拥有着世界上最朴实善良的人民,一个被思想控制的民族。(在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的人去不了朝鲜——美国人、日本、韩国人)


朝鲜在十·一前后要举行阿里郎风情节,所以很想去的愿望就更加强烈,上海没有旅行社承办朝鲜旅游,于是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朝鲜自助旅游网》的王小姐,通过电话联系,我在该网站报了名,这个网站服务态度让我感到很满意,不但费用低,而且服务态度好,还负责接站。


第一天:下了飞机,朝鲜旅游网的工作人员到机场把我们接到事先安排好的酒店,他们的服务态度真是太好了,热情周到,服务到位,虽然是免费服务,但是绝对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第二天早上旅游大巴直接把我们拉到了朝鲜羊角岛酒店,这家酒店是专门为所有来北朝鲜的外国人准备的,羊角岛酒店位于一个孤立的岛上,离市区较远,估计是为了防止我们深入民间。羊角岛酒店有60多层楼,非常高,条件设施都不错,远远出乎我们的意料。相当于国内三星级的标准,是整个北朝鲜最最好的酒店,叫特一级酒店!酒店地下是杨受成开的赌场,看见里面的人输得都急红了眼,我实在受不了赶紧出来了。


第一天晚上导游安排我们吃的是朝鲜烧烤,味道很好。不过估计朝鲜很少有猪牛羊肉,所以我们烤的是鸭肉,还真不错,味道好极了!真没想到朝鲜还能吃到这么好的东西,心里好感动。朝鲜人民都吃不上的东西,都给我们这些“外宾”吃 了。朝鲜的米饭非常差,都是黄色的,带着一点谷子壳,每吃两口都能吃到沙子,这些都是隔年的陈米,朝鲜粮食非常短缺,只能是今年吃上几年的粮食,把今年的粮食留到后几年吃。估计老百姓能吃上这样的陈米就已经很不错了。牙签是纯手工削制,成本很高啊。我们吃饭是在专门给游客吃饭的地方,楼下是本地人的饭店,几乎没有人,灯光浑暗。外国人是不能进本地人的商店的。走出饭店的大门,外面除了楼房里阑珊的灯光之外一遍漆黑,这里位于平壤的市中心,明明有路灯却从来不开。白天当然是用不着开,晚上又不开,有路灯等于没有,想象功能可能也就是装装样子的。据说朝鲜能源缺乏,所以一到晚上街道上就伸手不见五指,路人练就了摸黑赶路的高超本领,有钱的人就在自行车上安个手电筒。


用几个词来形容当天的感受——新奇,辛酸!


第二天:第二天的节目是参观首都,一个最吸引我的项目。我们参观了万景台、人民议事堂、金日成铜像、千里马铜像(类似中国大跃进运动的标志),还参观了金日成出生的地方。我觉得平壤最有趣的景点是主体思想塔,高100多米,是金日成思想的象征,思想的内容大概就是说的以人为本,他真的以人为本了吗?他真的让人民生活得幸福了吗?我不好说什么,也不敢说,去的时候导游就说了不许乱说话,最好少说话,给我们的旅程又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没拍几张照片,跟金日成主席的铜像和了个影,其实参观平壤的目的主要是想看看朝鲜人民是怎么生活的。观察了一下,整个城市几乎没有商店,街道很清洁,别想找出一个小商小贩,城市里几乎都是楼房,整个首都看起来象一个中国很破旧小县城,不过街道很宽很宽,宽到你无法想象,马路上很少有车,要么是老式的奔驰,要么就是中国都要报废的卡车和公共汽车。人民的精神面貌很好,穿得也不错,很多女的穿的都是套裙,一双黑色的小皮鞋,还是高跟的,当然款式也很老,但是她们这么穿着也满漂亮的。再讲究一点的女人就把头发烫成大花,然后耳朵两侧各别上一颗那种我们70年代用的小黑卡子。看起来有点象我妈妈年轻时候的打扮,也蛮漂亮的,让我想起了妈妈。平壤所有的交警都是23岁以下的女孩子,年轻漂亮身材好,配上兰色的警服非常精神。只不过马路上没什么车还在假装指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在一个景点旁边发现几家小商店,里面卖的是百货,都是中国淘汰的产品,有点象现在最远的农村里卖的商品,还不如那个丰富。商品的标价比中国的贵得多。一个破塑料梳子要500元朝鲜币(卖给我们是5元RMB),据说他们的月收入是5000朝鲜币。也就是说一个月的工资只能买十把这样的梳子。可见他们是消费不起这样的商品的。真不知道朝鲜人民是怎样生活的。中午吃的是朝鲜火锅,有一点点肉馅,一点白菜和发育不良纯天然的绿豆芽,还是黑米饭,实在吃不下,还要有几个面包,看起来都不新鲜,不过没坏,对我这样什么都爱吃的人来说,在北朝鲜有这样的饭菜我已经很满足了,吃得很饱,感谢朝鲜族的美味饭菜。朝鲜人民把最好吃的东西都留给了我们,我们就应该感激食物,下了决心以后再也不浪费粮食了。后来在北朝鲜吃饭我都是拨出来吃,决不把没吃过的饭弄脏,也许别的人还能继续吃。在我们团很多购物狂的强烈要求之下,我们的导游无奈之下只好把我们带到了他们的百货商场,一看就是只对外宾开放的商场,根本没有本地人,售货员同样美貌如花,商品被摆成超市的布局,青一色的中国商品,实在没啥好买的,而且价格都比国内高得多。随手拿起一个罐头一看,早过期了,都一年多了,有的盖子都生锈了。原来这个商场就是摆给大家看的,如果不怕死的也可以买点自己国家的过期食品来尝尝。值得提一句,饭店和商店里的服务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美女,个个都温柔可爱。我们团的所到之地布满了很多身穿黑色中山装,胸别金日成像章的特工,如果我们想跟当地老百姓交流的话会马上被特工制止。当然我是不可能交流的了,从头至尾我就学会了“阿宁哈塞哦”和“狗马思密达”。参观完后又要继续赶路了,下一站是朝鲜的省会城市元山,距离平壤3个小时车程,路上就不多说了,平平无奇,舟车劳顿。到达元山宾馆之后很是失望,就是一个县城的招待所,房间里散发着难闻的味道,灯光非常浑暗,感觉害怕,洗脸都没敢闭眼睛。我们的房间是个海景房,如果在中国一定是房价最高的房间。不过他们根本没有开发海洋资源的意思,估计即使有也被压制了。一夜都没睡好……


第三天的故事是整个行程中最最精彩的一段,欲之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三天:早上我5点多就醒了,好不容易熬到了6点天亮了,看见同伴还在呼呼大睡,我穿上衣服决定勇闯虎穴一回。散步似地慢慢溜进元山市的居民区,走得既不敢太快也不敢太慢,眼睛尽量假装得不鬼鬼祟祟,东张西望。也许是因为我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冲锋衣不太嚣张,神情又比较从容所以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到我,偶尔有人盯着我看我也尽量不注视他,说实话心里在冒汗。由于这里的人民政治警惕性都特高,所以我早上看到的一切没敢用相机拍下来,想想我是冒着生命危险走进社区,随时都可能被当成特务抓起来。来说说我看到的一切吧。走在他们城市的主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大家都穿得很精神漂亮,学生穿着白衬衫蓝百褶裙或者是蓝裤子,高高兴兴地上学去。军人和干部都穿着土黄色的套装,让我分不出来哪是军人哪是干部,除非军人戴着帽子。空气中回荡着早晨上班的音乐,也许不是音乐,是某个领导人在讲话,自然是听不懂。看到了他们的学校,挂着金日成的画像,干净而整洁。部队大院也是一样,虽然老旧,但是非常整洁。人不多,但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整个情景就象是我又回到了20年前,不觉得悲伤,却感觉到一种生机勃勃的力量。说到团里很多人最初到朝鲜时还嘲笑朝鲜落后,想到朝鲜体会一下当大款的感觉,我觉得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的过场,这种观点在后来所有的人都彻底改变了,整个朝鲜人民的精神真的是值得我们佩服和尊敬的。他们不比别人差。我爱朝鲜人民,但是不爱他们的国家。从主路上一拐弯溜进了他们的居民楼群中,跟我的想象相距甚远。楼和楼之间不规则的排列着,楼间的路完全的泥巴路,没有修过。他们每个单元的楼洞都非常低且浑暗,估计我得弯腰才能进去,不过我真的不敢,有更多人注视我了。每个单元楼洞里都有一个非常大的象消防栓一样的龙头,让我怀疑他们的自来水是否能一直通到四楼,之后我确认了我的猜测,因为我看见一个四楼上的人家阳台上安了一个滑轮,上面有一根绳子和一个水桶,他正从四楼把一楼的水桶拉上来。不好!他看见我了,他非常迅速地收起绳子,关上了阳台的窗户。再说到楼房里有没有厕所呢,我的答案是没有!因为他们每栋楼房的前面都有一排非常矮小的平房,平房里有一排兰色的小门。我看见或者说是闻见从平房一侧流出来了一条类似厕所污垢的水流。所以我坚信他们的楼房型同虚设,什么设施都没有。千万别问导游问题,在他那儿你不可能得到真实的回答。我偷窥到每家每户的一面墙上都挂着三幅画像,一幅是金日成,一幅是金正日,还有一幅是竟然是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合影,真搞笑!家家都是三幅,没看见有例外的。每家每户灯光浑暗,估计是电力不足的缘故。有的家里的灯还没有蜡烛亮。


感觉到肚子很饿,可是根本没有卖早点的地方,在楼群中间只看见一个卖针头线脑的小商贩,很鬼祟的样子,比我还不安。估计是禁止自由买卖吧。探险成功!回酒店吃早饭。途中有很多本地人带着吃的到金日成铜像附近的广场上过五一节,非常热闹。元山吃得比首都差,饭后继续赶路,到“著名”的金刚山游览。我们是沿着朝鲜的海岸线走的,海岸线非常非常美,但是都被人民军用铁丝网围起来,这个何种意义的国防呢?海边没见着一艘船,根本就没有船,人民穷得都没饭吃,也不发展海洋资源。我们中途有个海边的休息站,没围铁丝网,这片海是我见过的最最纯净的海水和沙滩,象朝鲜人民的心灵一样,是世界上仅存的一块净土了。20分钟后继续赶路,我要求留下来呆两天的要求很自然地被拒绝了。半小时之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金刚山。正如我们所料,是一个大凸山,因为朝鲜的水土流失严重且国家不种树,所有的山上都没有树,灌木都很少,草也少得可怜啊。谈不上是景点,比不上北京郊区的任何一座小山。导游说野餐必须到山顶上吃,所以大家就纷纷上山了。午餐非常地丰盛可口,都是工作人员背上山的。我们都特别感动。朝鲜人民对中国人真好,要是换在国内,哪个导游会费尽心思地安排每天不同的饭菜。下了山就出了意外,我们的大巴车启动不了了。一直找不到原因修不好。下山时间是中午一点多。我们团十几个人就在那耐心地等候。嘻嘻哈哈,还挺热闹的,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去了,我们也追着滑行的汽车向山下走了3公里了,还是没修好,这时候导游有些着急了。由于没有手机,只有派跟着我们的两个特工骑自行车到不远的部队打电话到平壤和元山要求客车过来接。久久不见送鸡毛信的特工回来,导游说他们说好了,如果打通了电话他们就不回来,如没打通他们就回来报信。我们心里觉得真好玩,于是纷纷席地而坐,大杯喝酒大口吃肉。又过了几个小时,从部队请来了两名技师帮助司机修理汽车,天逐渐黑下来,好在我带了一个头灯,帮助司机最后修好了汽车。终于在晚上八点半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车修好了。终于在天黑的时候返程,途中碰到两辆出来接我们的客车,其中有一辆上面坐的是他们的领导,看来是非常重视这次的事故。无奈没有手机,浪费了太多的人力物力。第二天的行程就没什么意思了,不外乎就是逛逛景点照照相,我都不大记得了。


最后一天:我们参观了少年宫的表演,小孩子们的水平相当于我们国家的特级演员的水平,表演非常精彩。就不多说了,大家看照片,实在懒得写了,大家看照片吧。


最后一句话,我爱朝鲜人民!


再引用我们团上海人的话“解放平壤,解放漂亮的朝鲜妇女!”
最近听说朝鲜有个阿里郎节,所以很想去看一下,北京没有旅行社承办朝鲜旅游,除非自己凑够16人。于是我在网上寻找可以办理赴朝鲜旅游的网站,偶然发现了《朝鲜旅游网www.dprktour.cn》,通过电话联系,我在该网站报了名,这个网站服务态度让我感到很满意,不但费用低,而且服务态度好,还负责接站。
旁边是当年被美国飞机炸断的老桥,现成了断桥遗址公园。

   跨过鸭绿江,我们到达了朝方岸边,这样就算进入了朝鲜,我们神经也开始紧张起来。

   上来一位军人检验护照,上车后先用中文大声对我们说了一句“同志们好!”,大家一楞,下意识地异口同声回了句“首长好!”。军人脸上露出一丝诡意的微笑,全车人也轰然大笑,我靠,刚上来就占了我们一个便宜。

   紧接着是严格的行李检查,一位游客带了一个造型别致的军用手电筒,被检查人员在手里摆弄了足有5分钟才还给他,像MP3,商务通都会被多看几眼,杂志也查得很仔细。

   通过检查后,我们驱车来到几步之远的新义州火车站。

   准备乘坐我们的“超豪华国际旅游专列”前往平壤。

   沿途都是长势良好的水稻,据说今年是5年不遇的丰收年,朝鲜今年不应当再闹饥荒了。

远处的一座山村,那就是《鲜花盛开的村庄》吗?

    途中的一个小站,后来发现每个车站都是同样的造型,有的房屋稍显陈旧,但金日成的画像总是很鲜艳。

    一直到平壤,铁路沿线都种上这种不知名的花,格外美丽。

    沿途的哨所,一位人民军女战士在值勤。

    经过4个小时的行程,不知不觉已进入平壤市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座1982年就开始兴建的著名的柳京大厦,本来应成为一座气势宏伟的平壤标志性建筑,可缺乏资金,又遇地基下沉,停工至今,成了个有碍观瞻的烂尾楼。

    终于到达平壤火车站。从贵宾通道出站来到站前广场。

    站前广场就算是平壤人流较多的地方,还是观察一下朝鲜人吧。一群少先队在广场前举行什么活动。谈笑走过的学生。身背沉重行李急着赶车的农民。匆匆上班的白领?怎么样,颇有风姿吧。离开车站,驱车来到不远处我们下榻的羊角岛饭店,朝鲜3座涉外特级饭店中较早兴建的一座,大概和北京饭店地位相当。饭店大厅还挺气派,可其他硬件设施也就相当国内四星级,服务管理就更别提了。用完餐想出去转转,可饭店在大同江的一座孤岛上,想走出去不容易,只好到附近的电影院看看。夜幕降临后,路灯都不开,市区漆黑一片,只好赶快返回酒店。

    酒店地下是娱乐场所,禁止朝鲜人入内,除了卡拉OK、桑拿、酒吧,居然还有澳门人开的赌场,赌客主要是中国人,同车的几个南方人迫不及待地开赌起来(后来发现他们白天参观景点时躺在车上睡觉,来朝鲜的目的就是通宵赌博),没想到我平生第一次走进的赌场居然是在纯社会主义的朝鲜。可惜我连规则都看不懂,只好回房睡觉,就这样结束了朝鲜第一天。

    第二天匆匆吃完早饭,登上日本二手旅游大巴前往板门店参观军事分界线。

    到板门店路程很长,中途休息处几个朝鲜姑娘在卖苹果,一块人民币一个,我不禁想起《摘苹果的时候》里苹果丰收吃不完烂在地里的场面,买了一个尝尝,味道还凑和,可外观实在欠佳,导游告诉我们,朝鲜苹果产量至今还是很高,但缺乏改良,无法出口。

    板门店快到了,看到戒备森严的军人,空气仿佛也显得凝重起来。路上的这些大水泥柱石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导游告诉我们,那是在南北发生紧急冲突时,让其滚下路中央阻挡坦克的,倒是煞费苦心,不过,管用吗?

    我们先参观举行过150多场停战谈判的屋子,屋子里的桌椅全是当年的实物。

    当年签署停战协议的地方,现属北方领地,距现在的分界线还有2公里呢,据说是中朝为了显示胜利力争来的。开始进入这所电视新闻上见过无数次的屋子参观,蓝屋子是由美方修建管理,现在除了成为双方共用的观光景点外别无他用。

    地下这条水泥线将这个单一民族的国家一分为二长达半个多世纪,任何一方若跨过一步,对方都可无警告地开枪拦截。1986年一名俄罗斯女游客不知怎么越过了这条死亡线想照相,当即被美军开枪击毙,试图越界抢救的一名人民军士兵也被打断双腿,导游说经常能在平壤看到他坐在轮椅上,胸前挂满了勋章,几名快要换防的美军士兵紧贴死亡线在照相留念,但愿他们站稳脚跟,千万别摔过来,离开那条死亡线回到朝方的楼上,游客和警卫人员都放松了许多,游客还给人民军敬烟,双方合影留念,就算是结束了板门店的访问。

    来到紧挨板门店的直辖市开城,开阔的大街上行人车辆很稀少,我们在朝鲜的最丰盛的午餐,精致铜器盛装的各式各样朝鲜小菜,都是凉的,米饭也是凉的,但朝鲜米非常粘软,凉的也不难吃,朝鲜人除了生病,冬天也不喝热水,他们的胃是很抗寒的,这时我想起《看不见的战线》里的一个情节,从南朝鲜潜入的一个间谍被大雨浇得浑身发冷,他来到一个小饭馆对服务员说“给我来点热的”,后来服务员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安全部门,小的时候我一直很奇怪,人家就吃一顿饭,你凭什么怀疑人家是坏人,现在我明白了,在朝鲜专门点热菜是很引人注目的,再看他狼吞虎咽的吃像,凭着高度的革命警惕性,举报他也就不足为奇了。这只高丽参炖鸡汤可是要单交200元的“自费项目”,不过端上来热气腾腾,正好暖暖胃,饭菜不错,服务员也不错吧。

    下一站是回到平壤参观万景台金日成故居,我们被告知要严肃一点,不要大声喧哗,理解理解,这是革命圣地嘛,参观湖南韶山冲时也要这样的。

    一群在听讲解的打扮入时的学生引起了我的注意,原来是从小在日本长大的在日朝鲜人子女,难怪日本的“在日朝鲜人总联”对北朝鲜这么忠诚,原来他们定期乘“万景峰”号回朝鲜接受再教育。一群少先队员在革命圣地清扫地面,看见我们后赶紧离去,可漂亮的带队老师被游客拦下,纷纷要求合影留念。

    下一站是参观深达一百四十公尺的平壤地铁,长长的电梯看不见尽头,当然是为了备战才修这么深的。内部非常富丽堂皇,但为节约用电,灯源瓦数偏低,显得很昏暗。地铁之外,平壤市民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这种有轨公共电车,自行车很少,摩托车根本没有。正好是下班高峰时间,公共汽车很拥挤,可站上大家自觉排队,实际队伍大概是照片上的六倍,长长的看不见尽头,没有维持秩序的人员,也没有护拦,如此文明有序真让中国人羞愧。

    最后我们在漆黑的公路上行走100多公里,来到妙香山附近我们下榻的香山饭店,也是朝鲜唯一三家涉外特级酒店之一,结束了我们第二天的朝鲜之旅。

    第三天首先我们来到风景秀丽的妙香山地区,可是并不是来爬山的,只是来参观金日成与金正日为了保存各个国家送给他们的礼品,而专门兴建的大型收藏馆友谊馆。门口由武警手持银色礼宾枪把持,里边陈列着上至国家首脑,下至平民百姓送给金日成与金正日的礼品,也不让照相,没太大意思。
 妙香山地区的一处文物古迹——普贤寺。一队人民军士兵也来参观,朝鲜的军人非常多,除了这样的整队士兵,在城市的街道上,乡村的田野里,常能看到零散的士兵混杂在老百姓中。

    朝鲜的旅游像普贤寺这样的文物古迹观光资源很少,妙香山、金刚山这样的风景区又没开发,所以主要就是看平壤市区建筑,你看,我们又被带到一标志性建筑——主体思想塔。花40元可乘电梯上塔顶展望台底下的广场就是举行阅兵议事的金日成广场。远处像章鱼的圆形建筑就是上演《阿里郎》的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可以装下二十万人的国家体育场。塔底部镶嵌着各国研究主体思想的团体捐献的碑文,主体思想到底是什么呢,朝鲜导游的解释是:“中心意思就是提倡以人为本”。哇塞!还挺先进啊。在主体思想塔下等车的间隙,再看看街道吧,远处一位学生一边看书一边走路,这也就是在人车稀少的平壤才有可能。

    下一个景点是凯旋门,纪念金日成1925年奔赴中国东北开始参加革命,1945年凯旋归来获取了朝鲜半壁江山,比法国的凯旋门还高10米。凯旋门旁的一幅宣传画,大概描绘当年朝鲜人民迎接这位年轻的新君主时的场景吧。然后我们来到一所中学参观,朝鲜实行11年免费义务教育,是实实在在的全免费,谁要逃学全班同学要去家访,所以包括边远山区,没有失学儿童,没有文盲。学生在上生物实验课,面对满屋子的外国游客,正常的孩子应当充满好奇,无心再学习的,而他们显然训练有素,仍是一副聚精会神的姿态。另一间教室,由班长在给同学讲解革命斗争史观看学生的文艺表演,一曲《草原上不落的太阳》和《南泥湾》博得了中国游客的热烈掌声。上方的花卉一个是金日成花,一个是金正日花。最后邀请游客一起共舞,场面气氛达到高潮后,结束了中学访问这一天的最后一站是志愿军烈士塔——友谊塔,这是令所有中国人心情都很沉重的地方,导游带领我们排成一排向烈士三鞠躬,在他那极为煽情的致词中,不少人流下了热泪,晚上在大同江的游轮上吃朝鲜烧烤,烤的是鸭肉。远处就是主体思想塔的夜景,朝鲜电力匮乏,路灯都不开,晚上漆黑一片,但主体思想塔还是光芒耀眼。

    我看到路过此地的普通市民都会自觉地停下来鞠个躬再匆匆赶路,对金日成的崇拜绝对是发自内心的。铜像周围的景观很是壮丽,建筑物很有气魄,旁边的千里马铜像,朝鲜电影的片头总出现的大街上到处能看见的“金正日花”。结束了所有的观光,准备回国,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终于拍到了一张女交警的英姿。朝鲜的路口没有信号灯,全由经过挑选的美女警察来指挥,成为平壤朴素无华的大街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马上就要离开平壤了,最后再多看几眼吧。再次看到秩序良好的排队等车市民,又让中国人羞愧一次高丽饭店,三座特级涉外酒店中最新的一座,可惜没有机会入住。平壤车站到了,这是平壤的最后一眼了,坐我们的专列前往边境的新义州,听说朝鲜火车经常晚点,但愿我们能准点到达,我们可是买好了当晚回北京的卧铺的呀,耽误不得。谢天谢地,火车准点到达新义州,我们开始在广场等待过境。

远处的一座山村,那就是《鲜花盛开的村庄》吗?

    途中的一个小站,后来发现每个车站都是同样的造型,有的房屋稍显陈旧,但金日成的画像总是很鲜艳。

    一直到平壤,铁路沿线都种上这种不知名的花,格外美丽。

    沿途的哨所,一位人民军女战士在值勤。

    经过4个小时的行程,不知不觉已进入平壤市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座1982年就开始兴建的著名的柳京大厦,本来应成为一座气势宏伟的平壤标志性建筑,可缺乏资金,又遇地基下沉,停工至今,成了个有碍观瞻的烂尾楼。

    终于到达平壤火车站。从贵宾通道出站来到站前广场。

    站前广场就算是平壤人流较多的地方,还是观察一下朝鲜人吧。一群少先队在广场前举行什么活动。谈笑走过的学生。身背沉重行李急着赶车的农民。匆匆上班的白领?怎么样,颇有风姿吧。离开车站,驱车来到不远处我们下榻的羊角岛饭店,朝鲜3座涉外特级饭店中较早兴建的一座,大概和北京饭店地位相当。饭店大厅还挺气派,可其他硬件设施也就相当国内四星级,服务管理就更别提了。用完餐想出去转转,可饭店在大同江的一座孤岛上,想走出去不容易,只好到附近的电影院看看。夜幕降临后,路灯都不开,市区漆黑一片,只好赶快返回酒店。

    酒店地下是娱乐场所,禁止朝鲜人入内,除了卡拉OK、桑拿、酒吧,居然还有澳门人开的赌场,赌客主要是中国人,同车的几个南方人迫不及待地开赌起来(后来发现他们白天参观景点时躺在车上睡觉,来朝鲜的目的就是通宵赌博),没想到我平生第一次走进的赌场居然是在纯社会主义的朝鲜。可惜我连规则都看不懂,只好回房睡觉,就这样结束了朝鲜第一天。

    第二天匆匆吃完早饭,登上日本二手旅游大巴前往板门店参观军事分界线。

    到板门店路程很长,中途休息处几个朝鲜姑娘在卖苹果,一块人民币一个,我不禁想起《摘苹果的时候》里苹果丰收吃不完烂在地里的场面,买了一个尝尝,味道还凑和,可外观实在欠佳,导游告诉我们,朝鲜苹果产量至今还是很高,但缺乏改良,无法出口。

    板门店快到了,看到戒备森严的军人,空气仿佛也显得凝重起来。路上的这些大水泥柱石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导游告诉我们,那是在南北发生紧急冲突时,让其滚下路中央阻挡坦克的,倒是煞费苦心,不过,管用吗?

    我们先参观举行过150多场停战谈判的屋子,屋子里的桌椅全是当年的实物。

    当年签署停战协议的地方,现属北方领地,距现在的分界线还有2公里呢,据说是中朝为了显示胜利力争来的。开始进入这所电视新闻上见过无数次的屋子参观,蓝屋子是由美方修建管理,现在除了成为双方共用的观光景点外别无他用。

    地下这条水泥线将这个单一民族的国家一分为二长达半个多世纪,任何一方若跨过一步,对方都可无警告地开枪拦截。1986年一名俄罗斯女游客不知怎么越过了这条死亡线想照相,当即被美军开枪击毙,试图越界抢救的一名人民军士兵也被打断双腿,导游说经常能在平壤看到他坐在轮椅上,胸前挂满了勋章,几名快要换防的美军士兵紧贴死亡线在照相留念,但愿他们站稳脚跟,千万别摔过来,离开那条死亡线回到朝方的楼上,游客和警卫人员都放松了许多,游客还给人民军敬烟,双方合影留念,就算是结束了板门店的访问。

    来到紧挨板门店的直辖市开城,开阔的大街上行人车辆很稀少,我们在朝鲜的最丰盛的午餐,精致铜器盛装的各式各样朝鲜小菜,都是凉的,米饭也是凉的,但朝鲜米非常粘软,凉的也不难吃,朝鲜人除了生病,冬天也不喝热水,他们的胃是很抗寒的,这时我想起《看不见的战线》里的一个情节,从南朝鲜潜入的一个间谍被大雨浇得浑身发冷,他来到一个小饭馆对服务员说“给我来点热的”,后来服务员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安全部门,小的时候我一直很奇怪,人家就吃一顿饭,你凭什么怀疑人家是坏人,现在我明白了,在朝鲜专门点热菜是很引人注目的,再看他狼吞虎咽的吃像,凭着高度的革命警惕性,举报他也就不足为奇了。这只高丽参炖鸡汤可是要单交200元的“自费项目”,不过端上来热气腾腾,正好暖暖胃,饭菜不错,服务员也不错吧。
下一站是回到平壤参观万景台金日成故居,我们被告知要严肃一点,不要大声喧哗,理解理解,这是革命圣地嘛,参观湖南韶山冲时也要这样的。



    一群在听讲解的打扮入时的学生引起了我的注意,原来是从小在日本长大的在日朝鲜人子女,难怪日本的“在日朝鲜人总联”对北朝鲜这么忠诚,原来他们定期乘“万景峰”号回朝鲜接受再教育。一群少先队员在革命圣地清扫地面,看见我们后赶紧离去,可漂亮的带队老师被游客拦下,纷纷要求合影留念。



    下一站是参观深达一百四十公尺的平壤地铁,长长的电梯看不见尽头,当然是为了备战才修这么深的。内部非常富丽堂皇,但为节约用电,灯源瓦数偏低,显得很昏暗。地铁之外,平壤市民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这种有轨公共电车,自行车很少,摩托车根本没有。正好是下班高峰时间,公共汽车很拥挤,可站上大家自觉排队,实际队伍大概是照片上的六倍,长长的看不见尽头,没有维持秩序的人员,也没有护拦,如此文明有序真让中国人羞愧。



    最后我们在漆黑的公路上行走100多公里,来到妙香山附近我们下榻的香山饭店,也是朝鲜唯一三家涉外特级酒店之一,结束了我们第二天的朝鲜之旅。



    第三天首先我们来到风景秀丽的妙香山地区,可是并不是来爬山的,只是来参观金日成与金正日为了保存各个国家送给他们的礼品,而专门兴建的大型收藏馆友谊馆。门口由武警手持银色礼宾枪把持,里边陈列着上至国家首脑,下至平民百姓送给金日成与金正日的礼品,也不让照相,没太大意思。



    妙香山地区的一处文物古迹——普贤寺。一队人民军士兵也来参观,朝鲜的军人非常多,除了这样的整队士兵,在城市的街道上,乡村的田野里,常能看到零散的士兵混杂在老百姓中。



    朝鲜的旅游像普贤寺这样的文物古迹观光资源很少,妙香山、金刚山这样的风景区又没开发,所以主要就是看平壤市区建筑,你看,我们又被带到一标志性建筑——主体思想塔。花40元可乘电梯上塔顶展望台底下的广场就是举行阅兵议事的金日成广场。远处像章鱼的圆形建筑就是上演《阿里郎》的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可以装下二十万人的国家体育场。塔底部镶嵌着各国研究主体思想的团体捐献的碑文,主体思想到底是什么呢,朝鲜导游的解释是:“中心意思就是提倡以人为本”。哇塞!还挺先进啊。在主体思想塔下等车的间隙,再看看街道吧,远处一位学生一边看书一边走路,这也就是在人车稀少的平壤才有可能。

    下一个景点是凯旋门,纪念金日成1925年奔赴中国东北开始参加革命,1945年凯旋归来获取了朝鲜半壁江山,比法国的凯旋门还高10米。凯旋门旁的一幅宣传画,大概描绘当年朝鲜人民迎接这位年轻的新君主时的场景吧。然后我们来到一所中学参观,朝鲜实行11年免费义务教育,是实实在在的全免费,谁要逃学全班同学要去家访,所以包括边远山区,没有失学儿童,没有文盲。学生在上生物实验课,面对满屋子的外国游客,正常的孩子应当充满好奇,无心再学习的,而他们显然训练有素,仍是一副聚精会神的姿态。另一间教室,由班长在给同学讲解革命斗争史观看学生的文艺表演,一曲《草原上不落的太阳》和《南泥湾》博得了中国游客的热烈掌声。上方的花卉一个是金日成花,一个是金正日花。最后邀请游客一起共舞,场面气氛达到高潮后,结束了中学访问这一天的最后一站是志愿军烈士塔——友谊塔,这是令所有中国人心情都很沉重的地方,导游带领我们排成一排向烈士三鞠躬,在他那极为煽情的致词中,不少人流下了热泪,晚上在大同江的游轮上吃朝鲜烧烤,烤的是鸭肉。远处就是主体思想塔的夜景,朝鲜电力匮乏,路灯都不开,晚上漆黑一片,但主体思想塔还是光芒耀眼。

    我看到路过此地的普通市民都会自觉地停下来鞠个躬再匆匆赶路,对金日成的崇拜绝对是发自内心的。铜像周围的景观很是壮丽,建筑物很有气魄,旁边的千里马铜像,朝鲜电影的片头总出现的大街上到处能看见的“金正日花”。结束了所有的观光,准备回国,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终于拍到了一张女交警的英姿。朝鲜的路口没有信号灯,全由经过挑选的美女警察来指挥,成为平壤朴素无华的大街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马上就要离开平壤了,最后再多看几眼吧。再次看到秩序良好的排队等车市民,又让中国人羞愧一次高丽饭店,三座特级涉外酒店中最新的一座,可惜没有机会入住。平壤车站到了,这是平壤的最后一眼了,坐我们的专列前往边境的新义州,听说朝鲜火车经常晚点,但愿我们能准点到达,我们可是买好了当晚回北京的卧铺的呀,耽误不得。谢天谢地,火车准点到达新义州,我们开始在广场等待过境。
2007年4月15日,为期4天的朝鲜之游结束了,当火车越过鸭绿江大桥的那一刻,真的如同网上游记中描写的那样,车厢中70几个人发出一阵发自心底的欢呼……以下将开始叙述我在朝鲜度过的4天,也许因为我之前阅读了很多有关朝鲜的游记,带有一点偏见,所以,也只是请你读一读,或许可以做个对朝鲜了解的一种参考。





4月15日早晨9:30分,我第一次踏上了异国的国土,这个国家,叫做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DPR KOREA),我们同行一共74人,含两名中方领队,都是做朝鲜4日游的,我是通过《朝鲜自助旅游网》报名参加此次活动的,通常直接到《朝鲜自助旅游网》上办理,都可以得到一点优惠,所有事宜要提前7天办理。9点多钟,2节车厢的旅游专列跨过鸭绿江到达了朝鲜新义州市,全程大约4、5公里,行程不到5分钟,然后在中方车上接受朝方的边检和海关检查,一共4个人的检查小组,第一个核对证件,基本上边防证就够了,他看不顺眼的才查身份证(绝大部分人从中国出发起就没用到身份证)第2、3人是一男一女,例行公事的做人身检查,不是搜身,是拿个象地雷探测器那样的金属探测器,只是探探你外套和裤兜4个口袋,就算数了,但是那玩意特别过敏,香烟里的锡箔纸都会叫,忙碌了一阵也就完了,最后一个是开包检查,反正也就是例行公事,旅行社托我带给朝方导游的一双鞋放在座位底下忘了,他也没注意。检查结束后,下车换了朝方的列车,刚上车放下包就通知说下车去领饭,这时候北京时间还10点不到(平壤时间比北京时间快1小时,即11点了),饭是冷的,不过菜还是不错,两条一指多长的炸小鱼,一小堆银鱼,两块炸土豆,一小堆咸菜,3小片熏肠,一个切成两半的卤蛋。吃完饭,当地时间11点40分左右,原定11点开的火车终于开动了,我们终于踏上了奔赴平壤的路,呵,不能说奔,可以说爬,一共230公里的路,到当地时间5点半才到达平壤,实在是可谓龟速了。说句题外话,我们坐的还是绿皮车,和国内不同的是一个座位坐2个人,靠背也略矮,桌子只有一小块,整辆车脏的很,不比国内最差的车好,车厢衔接处也没有胶皮,居然两边是空荡荡的,几乎可以容一个人从容的跳出去,更没有看到所谓9节欧洲进口的软座包厢车了(4天都没看见)。出国前,旅行社提醒,只能带照相机和摄象机,其他电子产品一概不要带,火车上一律不许拍摄,也不要带长焦镜头,我带了一台SONY HI8,一台相机和210MM的镜头,反正几天下来都没事,不过在火车上惹了点小麻烦,出来前以为包要过X光机,所以没装胶卷,车在半路,闲的没事就把胶卷装上,这下可好,刚合上盖的自动进卷声引来了朝方的列车员,我因为是坐在座位上弯着身子装的胶卷,且装好了又马上把相机收了起来,没看见我,在我身后隔几个座位拼命问,你们是不是拍照了,是不是拍照了?又重申在车上绝对不许拍照,说这些是很少见到的(我们的车刚在个小站停下,隔壁道上是辆破败的几乎象是报废车的朝鲜火车装满了人),事后我们问朝方导游,为什么不许拍照?她说,为了防止拍了照卖给韩国人做反面宣传。过了不久,车厢后面又很热闹,大家都围在一块,过去一问,是朝方的列车员,躲在外面看到有人拿相机拍照,就上来要没收相机,我们当然不肯了,最后说要把胶卷曝光报废,机主说里面有在其他地方拍的东西,也不肯,最后又协商到胶卷必须在平壤冲,如果有不符合朝方标准的照片,就要喀嚓掉,才基本平息,这件事还没完,以后再说下文。
说说我们从新义洲一直到平壤路上的所见吧,因为以前看了很多朝鲜方面的文章,对于朝鲜的穷,也有一点准备,新义洲的破败和简陋,并没有让我有多少吃惊,倒是火车站外一尊巨大的铜像吸引了点我们的眼光,是谁就不用我说了吧。一路上到处都是红色的标语,如同之前在文章里看到的,最多的就是21世纪的金太阳是金正日同志。(起初并没见到朝方导游,很不幸的是我们组的领队也是第一次过来,并且不懂朝语,我是看到21字样猜的,最后是同旅行团里一位朝鲜族大爷给我们证实的)从新义洲到平壤的路上,但凡视力所及之处,都被开垦成田地,不过两边各一公里左右开外就是山包群,看不到更远了,山包上本来是光秃秃的,大部分栽种着果树(我看象是桃树)或者栽种着小树,反正一路都没有树林。居民的建筑都很集中,大部分是低低的一层楼,所见处基本刷成白色,不过刷的都很淡,近处的房屋可以清楚的看见底色,更远处似乎就没粉刷,铁路边有些地方建着矮墙,看着象是水泥的,但有几处破漏的地方,露出了大石头和黄土。可以看的出是黄土和石头夯的,外面又涂了点什么。因为是冬天,地里也看不到什么人,机器或是别的什么东西,到平壤的路上,公路和铁路是并行的,但没看到几段象样点的路,都是勉强可以交汇的土路,路上的车辆也很少,几乎看不到,不过看到的车都基本是日本车,款式有点老,不过在国内也算是不错的车了。一路都没看到长途公共汽车,因为朝鲜铁路是单线的,一路也没看到什么火车,一路上我们的车走走停停,不过停的时候都是在小站里,但也不是为了会车,因为除了我们座的车,没靠到动的,一路只看见两辆可以动的,或者说是准备动的火车,一辆就是上文中提到的破烂不堪的客运车,车厢一共就6、7节,没有门,外面的油漆已经干裂的厉害了,表面还坑坑哇哇的,车窗有的整个没了,有的没了玻璃,有的破了,有的歪了,反正就是没一扇是好的,车厢里一双双好奇的眼睛,看着我们的车。另一辆是军列,就不多说了,其他停着的车,货车或者客车,要是在中国,肯定是报废的,散货车皮上开着一个个的大洞,要是装货,真的怀疑是不是会漏掉一半,但到底是否在用就不知道了,偶尔看到几节干净清爽的车皮,仔细一看,结果是中国的车。对了,朝鲜的铁路不是传说中的那种窄轨铁路,和中国是一样的,但是全线都是电力机车。站的路上终于拍到聊

【iouter.com】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iouter.com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9608691@qq.com 或电话:189六四五六4971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收藏 推荐 打印
相关新闻      
相关图片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内容查询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