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返璞归真赴故地,懒散悠然现幽州

走进村庄

[日期:2008-08-04] 来源:绿野户外网   作者:笑走天涯 [字体: ]

楔子

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幽州之于我,是否故地?似是而非。童年时,跟在母亲后面,似懂非懂、摇头晃脑的背着这首诗,这一诵,便是经年。那一种开阔的、磅砣的、悲怆的气势在今后的岁月里象一壶陈年的老酒,慢慢的散发出一种弥香,包裹撕扯着我的神经,想要纵身一跃,领略,以至沉沦。

我兴奋的一宿没睡好觉,阅景无数的人,竟也似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般,辗转,反侧。轻浅的梦里是一丝孩童时清澈的憧憬。

1、6411次火车
绿皮车内,大汗淋漓。我喜欢做火车,看各式各样的人。而这个季节,更多的是看,各式各样的驴。

三家店,老铁和想去远方上车,给我带来了菜包子。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菜包子遇上蔚蓝,同样也是有去无回。老铁依旧是口沫横飞,我们嗯吱啊吱的听着,偶尔我凝视一下他的眼睛,以示我正在专注的听。偶遇静空和尚和拐两洞妖。多日不见,拐两洞妖的笑容还是那么的。。。面。

隔不了多少分钟,火车就要咣当咣当颤抖一下身躯,停住,抖下几十个驴后,喘口粗气,如释重负的走了。十点多钟,抵达幽州。

2、村庄

我站在村口,仰望村庄。这是一个土色的世界。土色的山岩,土色的房屋,还有那些常年在土地里劳作,汗水将泥土写进肤色的人们。碎石子路,迂回向上。一路上,全是闲散的村民,席地而坐,三三两两话家常。偶见妙龄少女,亦是赤足席地,手上编织着毛衣。密密的七彩丝线,鳞鳞的七彩心事。

狭长的巷,两壁赭色。木篱、青草,还有墙际那一角奈不住寂寞的红花。这个村庄,不雄浑,却如此的安静。没有鸡鸣,没有狗吠,连村民的谈笑声,都如同丢了一粒小石子在平静的水面上,静静的沉下去,再一圈一圈的漾开,更加静谧的遥远。

远山,泛着斑驳的黛色。那些安静的绿啊,温柔的抚慰着山的荒凉与寂寞。

这幽州的阳光竟然也含着一些幽幽的清冽么?岁月的光竟无法让这赤红的底色墨黑的字体失去一丝丝原色。新年快乐。嗯,很安静,很温暖的四个字。让人心里掠过很多模糊的天真的喜悦。遥想那些童年时干净的向往。

不知道这间屋子是做什么的,这些飘荡着的彩色的布条,让我想起了千里之外的天葬台上那些飘荡的经幡。总是有些灵魂沾附于其上吧。

3、小径

买了啤酒,从村庄下来。一路山色青翠。石板砌成的小径极窄,仅容一人可行。两侧是青翠欲滴的枣园。枝头挂满了新结的枣,似点点新玉,绿的通透与洁白。我忍不住摘了一粒,咀嚼,一种淡淡的清新的甜,极薄,在嘴里,若有似无。

走在这样的小径里,竟似醉了,醉在青草的芬芳中。有掉落的红李如晶莹的宝珠散落于白色的岩上,身体上竟裹着一层白的薄霜。

 走完石径,便是这桥了,厚重的深色的木头,那一泓幽幽的水,清浅见底,石头倒不斑斓,一如这村庄,这村民般写着泥黄的色彩。

这水如此的孱弱,山却是如此的雄浑,水乳交融的地方,那些黑色的痕迹,是否一如爱情故事中的刻骨铭心?水的枯竭,是否了为成全山的盟誓?

千层岩,翠绿妆成。似关云长,嚣张英雄处,绿意焕柔情。

这个洞口掩在森森的灌木丛中,洞里,亦是一股森森的气息,红姑和过客欢喜的大叫。我也很欢喜,对洞穴,我有一股近似于膜拜的情绪。


4、营地劳作

大营地的水已经不清澈了,水面波澜不惊,一缕缕白色的泡沫堆积在水曾经清凉的肢体上,似是老妪般松弛的皱纹。这里的水,老了。我们返回小营地,和天狼星的队员们在一起扎营。原本是不想打扰他们的。老铁搬出了他的家伙,好家伙,和这家伙在一起永远都有腐败的惊喜。

我和远方去溪水里洗菜,脱了鞋,赤脚站在水里,小石子硌的脚痛并快乐着。有细小的鱼在水里游来窜去。绿色的水草似绸子般在水里娉婷,踩上去,软软的。有黑色翅膀的蜻蜓憩于浅水处微裸的石子之上,浮掠。红姑在草从里拾着柴伙,零星的野花点缀着漫漫的离草。远处,是老铁爽朗的声音。岁月静好。

【内容导航】
第1页:走进村庄 第2页:腐败

【iouter.com】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iouter.com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9608691@qq.com 或电话:189六四五六4971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收藏 推荐 打印
相关新闻       幽州 
相关图片      
内容查询


热门评论